网赚模式不再亮眼,中小开发者如何在红海竞争中活下去

作者:天使网赚 分类: 网赚闲谈 发布于:2020-7-12 17:47 ė30次浏览 60条评论

网赚模式,随着趣头条的快速上市,逐步被市场放大和关注。网赚作为传统的商业营销模式,以可见的小利益来快速吸引人。从近年风靡市场的保健品医药会销送鸡蛋送旅游,和网络积分墙做任务赚钱,其影响力可见一斑。

除了以赚钱为噱头来吸引关注,威力更大的是商家给用户制造了能赚大钱的幻象,如同彩票一样,听闻身边有人中大奖,每个人都想跃跃欲试。

网赚产品真的能赚钱吗?

互联网公司近三年的下沉市场的流量获取,总会或多或少和网赚相关,大公司如腾讯头条快手都有极速版推出,每个极速版都以赚钱为核心来吸引人。

常规的用户获取和传统市场推广,很难在巨头林立的一二线城市人群中,低成本获得市场份额。极速版更多的是模仿趣头条的模式,以前期的广告创意上显示赚钱信息,到激活打开首页提示领取福利,然后以不超过0.5元的现金奖励,让用户感受到诚意,持续引导用户进入到精心准备的任务页面,持续的完成接下来一周甚至一个月的子任务。一个完美的目标用户,是持续的把所有任务完成,然后获得终极奖励。

专业的极速版或网赚类产品,会伴随网上的教程解读,配合真人实际讲解的流程分析,怎么样完成的更好,怎么样更快的赚钱。这些普遍被以往的商业判断解读成羊毛党。也导致当初拼多多和趣头条拓展下沉市场的时候,没有被重点关注错失快速低成本获取用户的先机。

大部分的五环外用户,对产品形态理解和体会不深的事情,一般通过两种方式能广泛引起兴趣。一个是直接利益,比如现金回报。一个是社交传播,比如隔壁街坊发生了什么八卦。

直接利益的实现方式简单便捷,在早期的市场开拓者如赚钱类新闻,应用场景十分成熟。在获取用户的推广方式上,线上广告素材上赚钱金额惊爆眼球,线下地推海报铁军式拉人,农村街道刷墙致富赚钱,能赚钱这个功能点传播无孔不入。

通过两年时间,国内用户对赚零花钱领红包的洗脑式传播欣然接受,对下载使用了能赚钱的承诺也深信不疑。同时也会发现,从早期一小部分人发现赚钱的金矿兴奋不已,到后期面对几乎都有赚钱卖点的产品困惑茫然,用户不知道如何挑选,难以想象手机中纷杂的APP中,究竟是哪个才是要打开的。到底是为什么打开的,是以赚钱为目的要打开这个应用,还是为体验到应用的内容顺便赚钱。

网赚模式的神秘环节

之前讲到,网赚模式的精髓,是给用户一个赚大钱的憧憬。天上掉馅饼的机会谁也不信,如果拆成细节给出攻略,再来几个领取成功的真人案例,信服力就大大提升了。在赚钱的产品比拼上,有实力的公司大显身手。

常规的中小开发者为了能快速跟上市场热度,快马加鞭的抄袭几个模块,加个每日签到、登陆绑定奖励和第三方游戏接口,来实现赚钱的页面承接。专业的大厂,在设计任务体系时,多达二十几项。从填数据,登陆、身体检查、邀请好友、绑定手机号,到第二天登陆、看几次内容、喝水走路打卡、固定时间登陆打开,然后根据任务体系的规则,逐步养成习惯。每天几点用,几点看新闻或者看视频,几点玩游戏,几点邀请好友提现。

一个懵懂的用户,逐步引导教育成标准的模型,好的任务体系加上不错的产品体验,爆款的机会就来了。对于中小开发者来说,任务体系很多版块的设计,会像迷宫一样困扰,确实很有用,也能直观的看到大厂的产品设计,但是设计起来复杂,每次加减模块会担心影响用户数据,人手不够的情况下,只能先照着复制,研发完成时,很可能产品类型热度过去,徒留遗憾开发新产品。

每个看似简单的任务模块,背后的金币奖励参数设定,其实是门大工程。成熟的开发者产品团队,针对单项数据变化和用户留存调优的,会有十几人团队,甚至某个模块都会有专人来盯着,中小开发者一般老板兼产品,在缺少数据分析平台和并行迭代开发的环境下,很难对各种变量做优化响应。

行业风向突变,中小开发者如何应对竞争?

今年以来,更多中小开发者,在跟风模仿的路上,感觉压力越来越大。以往一个8人游戏开发者团队,复制流行产品,一个月就能上线。2019年头条穿山甲发力拿下开发者份额,高额收益补贴市场,网赚类的小公司都能赚钱。

大家都赚钱的环境下,开发者很难有动力来精细化研究赚钱的核心竞争力。反观大厂一直在沉淀方法论,把任务体系和转发机制,逐步的沉淀成模块,如趣头条这类大开发者,都在推行中台机制,将方法论重复给不同类别的开发团队使用,新产品开发周期大大减少。

2019年是互联网应用网赚模式遍地开花的时代,从看新闻赚钱到走路赚钱、刷脸赚钱、看小说赚钱、清理赚钱、看天气看日历赚钱,整个行业因为头条穿山甲的烧钱补贴,各类开发者能够将推广和研发的成本收回,从而产生不错的收入。

2020年网赚行业急转直下,头条的收益连续下降。据部分游戏开发者反馈,同样广告位置今年6月收益价格相比去年底,下降幅度超过80%。只靠穿山甲变现的开发者,开始寻找第三方提升广告收益。据某日花费百万级商业买量负责人透露,以往的网赚新产品回收周期在2天以内,近期在15天-30天都属于正常水平。

开发者也开始反思,自己的产品竞争优势还有哪些能够提升。赚钱应用进入精品时代,好的产品能够维持生计做用户高增长,差的产品可能上线一周发现回收数据不理想,直接叫停流产。

竞争加剧是不争的事实,除了过往大公司的中台能力沉淀加速了新产品的优化和渗透,另外一个强大市场角逐力量,来自浸淫了多年的海外开发者,以网眼、小迈、触宝、猎豹、久邦数码为代表的公司转型回归国内。

持续占据全网广告投放预算榜首的应用-爱上消消消的母公司南京网眼就是一个代表。海外开发者,多年一直在Google和Facebook等联盟体系研发产品,并且按照严格的规则变现,完成流量交易。因为猎豹被谷歌强行下架事件的影响,有规模的开发者跟随头条穿山甲补贴的热潮回归,并发挥着多年深根海外的产品实力,一鸣惊人。

美股上市公司触宝,2019年4季度开始发力国内,从第三季度触底反弹到第四季度业绩高速提升,其中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6,898万美元,比调整后的指导预期5300万美元高出30%,创历史新高。

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,公司于期内实现净收入1.07亿美元,较去年同期4004万美元增长167%,环比增长55%,较预期的8500万美元的指导值高出26%。2020年3月份休闲游戏产品的平均DAU达到为260万,其中休闲游戏的收入占总收入的32%。

市场一直有人质疑网赚模式是否热度下降,用户是否会高频面对赚钱的场景变得无动于衷。从数据来看,通过网赚裂变的用户,获取成本在0.3元左右,和常规的头条大渠道获取3元来对比,依然有十倍的成本优势。

用户想要赚钱的欲望一直存在,只是对粗暴的噱头吸引力下降,对引导机制和赚钱的产品落地要求更高。差的机制设定会大大降低用户的留存率。从商业买量的数据来看,大部分网赚应用的次留要求在40-50%,这个数据比过去三年都要好得多。好的产品开发团队,希望用更高的价格来吸引优质的用户,对差的没有商业价值用户没有奖励的欲望。

留存更高的用户,除了认同产品的任务机制外,也同样在产品体验中,实现了对应的需求满足。比如2019年的明星网赚产品-阳光养猪场,通过激励加合成的模式,高速获取了累计过亿的用户。后来跟进者,很难再进行模仿实现好的用户增长和广告变现。因为阳光养猪场在养猪合成的场景里,让用户玩的很开心。

通过每个月的产品迭代,不断地新增游戏内容和丰富模块,来延长用户的留存时间,拉高了竞品进入的门槛。据统计,阳光养猪场的产品研发团队接近200人,投放买量团队超过50人,商业变现超过50人。

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,某四川游戏开发者参考国内经验,开发5款海外网赚类小游戏出海,4款产品快速进入App Store榜单前100,并且1款产品长期荣登美国区免费榜首。

好的网赚场景如何搭建?

在面临剧烈的竞争下,如何快速的搭建一套优秀的任务机制和网赚场景尤为关键。一个典型裂变业务流程需要考虑多种场景,多种载体交叉组合,链路上有很多玩法,开发工作量相较游戏本身并不差多少,更加重人力的部分会在运营数值的设定、AB测试、调优等方面。

最后一个让开发者望而生畏的门槛在风控上面,市场上刷网赚/权益产品的“黄牛”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,稍有不慎,真金白银就被薅了羊毛。

典型裂变营销的玩法结构和系统支持

针对中小开发团队的这一痛点,创业者也在布局探索。组建于2019年10月的上海虹益团队,拥有核心的网赚类产品任务体系从0-1的搭建能力和实操经验,研发出标准化的裂变营销模块,通过便捷的SDK接入,能够让中小开发者快速获得标准的裂变收徒、积分体系、金币兑换管理等网赚核心能力,大大解决了开发周期长、数据分析能力薄弱的问题。

据悉,该团队成立之初获得数百万天使投资,成立四个月快速实现盈利,团队骨干拥有数千万量级的网赚产品裂变增长和营销变现经验。

本文出自 天使网赚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。

0

Ɣ回顶部